快乐时时彩基本走势图|快乐时时彩试机号
logo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 > 網絡文藝

思想就是力量:端木賜以網絡小說構建“儒學的烏托邦”

2018-01-31 來源:  作者: 林 燁
摘要: 莊 庸 安迪斯晨風作家檔案:端木賜,知名福建籍網絡文學作家之一,2014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寫作以傳統文化和儒家思想為主要內容的網絡玄幻小說《儒術》,中間因為瑣事停更。其后

 

      安迪斯晨風

 

作家檔案:

端木賜,知名福建籍網絡文學作家之一,2014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寫作以傳統文化和儒家思想為主要內容的網絡玄幻小說《儒術》,中間因為瑣事停更。其后又陸續寫出了以道教神靈崇拜為根基的網絡小說《神國》和都市類玄幻小說《最后的奇門遁甲》。這三部小說都和傳統文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目前他已經開始重新續寫《儒術》。

《儒術》是知名網絡玄幻作家端木賜的成名作,也是近些年來較有創意和文化傳承感的網絡小說之一。本書以一個穿越到虛構世界“天仁大陸”的現代學生蘇林為主角。他在這個以儒家思想為根基構建的世界里,用自己現代學到的中華歷代文明創造的文采華章與詩詞歌賦,打造出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儒家烏托邦”。目前本書已有157萬字,在起點中文網獲得了90萬總點擊和5萬多的推薦票。

本書所描繪的是一個儒家思想臻于極盛的世界,一個儒道本身就相當于力量的時代。在這個世界里,整個天仁大陸共分為9個國家,每個國家都尊崇儒家思想,采用科舉取士。這個世界里,人人都學儒敬儒,以孔夫子為圣人,以《論語》為最高盛典。更重要的是,儒家的思想文化和其它玄幻小說中的“法術”一樣,可以直接顯化為真實存在的“元力”,實物用來擊殺對方。

換句話說,這個世界真實詮釋了“思想(知識)就是力量”這一真理,讀書人不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累贅,而是可怕的力量之源!

由于天仁大陸的歷史在漢朝以后發生了少許偏折,分裂成了9個國家,所以我們這個世界里那些漢朝以后的優秀文化成果,就只存在于穿越者蘇林的腦海中,其他任何人都沒有接觸過。這個秘密的“儒道圖書館”也就成為了主角蘇林在另一個世界里縱橫捭闔,成就一代偉業的最大助力,一個羨煞旁人的“金手指”。

“主角腦海里的知識文化,在另一個世界成為真實力量”的金手指創意,在網絡小說世界里最早來自于2009年作者“志鳥村”在起點中文網寫作的《未來圖書館》。本書中的主角就是通過一個通向現代的圖書館收集各種文化資料,干成了一件又一件大事。而把這個創意發揚光大的當屬“愛潛水的烏賊”在2013年寫作的玄幻小說《奧術神座》,主角路西恩利用現代的音樂、物理學知識,在一個魔法世界里神奇崛起,最后成為了真神。

和《奧術神座》的創意有一些相似,《儒術》一書中的知識和文化同樣會成為真實存在的神奇力量。但是與前者采用“科學理論反饋真實世界”的寫法不同,本書中決定角色力量層級的是和儒道思想有關的傳統文化和思想,而這又和《儒道至圣》有著相類的設定和創意。如果說《奧術神座》是理科生的想象力量,那么《儒術》就是屬于文科生的浪漫極限;假若《儒道至圣》重構了儒家知識體系的力量,《儒術》則試圖通過知識譜系的重構,去挖掘思想本源的力量。

這讓《儒術》走“他人的路”,寫出“自己的風景”。

 

 

一、儒家文化題材玄幻小說:當思想的饕餮遇上玄幻的外衣

 

 

網絡小說是一個蔚為壯觀的大家族,既包括前網絡時代就已經頗為興盛的類型小說種類如武俠小說、科幻小說、言情小說、官場小說、偵探推理小說,也包括現代作者們重新從歷史長河中挖掘出來并加以改進創新的的仙俠小說、神話小說、志怪小說,還包括借鑒自國外概念的奇幻小說。

但種類更多的則是網絡小說作者們不斷創造出來的、新鮮的小說類型。其中的一些類型既有著成熟的設定世界,也有著相對固定的寫作框架,比如以《飄渺之旅》為代表的修真小說,以《宰執天下》《步步驚心》為代表的穿越歷史小說、以《無限恐怖》為代表的“無限流”小說,以及以《甄嬛傳》為代表的宮斗小說等。

不過,在中國網絡小說大家族里數量最多的,還是那些每一部作品都有著自己獨特的設定,甚至可以隨著作者不同而有完全不同設定的小說世界——這些,被我們統稱為玄幻小說。

“玄幻”是一個近十多年才被創造出來的詞,從其字面來看,既包括東方文化中“玄之又玄,無法言說”的含義,又是廣義上“幻想小說(fantasy)”的一部分。這個詞從它被創造出來就沒有過一個準確的定義,也幾乎沒有人能說明它包含的子類別有哪些,甚至在那些對網絡類型小說缺乏了解的人們看來,這一個詞就可以概括所有的網絡小說。

在那些比較成系統的、作者知名度較高的作品(如《九州》系列)被歸為中式奇幻之后,另外一些相對散碎的、也無法被歸類成修真和仙俠的小說就只能在“玄幻”這個大類型中尋找存在感了。很多人認為“玄幻”的“玄”字帶有玄思、玄學的意味,因此玄幻小說只可以指代東方背景的小說。

我們認為這是一種誤讀。事實上被歸類為玄幻這個題材的,既包括一些不太“純粹”的修真仙俠小說,也包括一些中國人寫的、帶有獨特中國風格的西式奇幻小說,甚至還包括一些架空世界作品。如果一定要去分清楚誰是奇幻誰是玄幻誰是修真仙俠,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情。所以我們把那些無法明顯歸類的小說類型統稱為玄幻。

眾所周知,修真仙俠的理論基礎是我國傳統文化中源遠流長的道家和道教文化,所以這種類型的網絡小說中往往也會出現和道家、道教有關的名詞和術語。而玄幻小說的思想基礎在來源上說則更加廣泛和發散。例如網絡文學大神“夢入神機”創作的玄幻小說《黑山老妖》中,出場的就有來自于諸子百家的代表人物,其中當然也包括儒家的代表——一代賢相張居正。不過在這書中,無論是他還是儒學本身,都不是主角。

為什么大多數網絡玄幻小說中都更樂于寫道家、佛家,而不是我國歷史上明顯更為主流和強勢的儒家文化呢?一個原因是儒家文化更為入世和普及,也就更缺少神秘化的基礎。特別是從創始者孔子開始,儒家就對鬼神采用“存而不論,敬而遠之”的態度,《論語》中說“子不語怪、力、亂、神”,就是這一思想的集中體現。

不過西漢時代的大儒董仲舒在孔子思想的基礎上,結合戰國時代的陰陽家思想對儒家文化做了另一層詮釋,提出了天人感應、三綱五常等重要的儒家理論。也正是在董仲舒的影響下,儒家思想中也帶有了鮮明的“君權神授”“天子至上”等神秘化的理論模式,后來一度被稱為“儒教”。

隨著網絡文學創新思維的擴展和思想深度的擴充,特別是近年來“國學熱”“儒學熱”的興起,越來越多的作者開始認識到,在網絡小說中加入儒家文化元素,不但是應該的,也是十分有必要的。正是在這一背景下,相繼出現了以《儒道至圣》和《儒術》為代表的儒家文化題材玄幻小說。

儒家代表人物之一的孟子創造了“浩然正氣”這個詞,用來形容一種剛正宏大的精神,也是用精神力量來影響世界的哲學基礎。孟子認為,一個人有了浩氣長存的精神力量,面對外界一切巨大的誘惑和威脅,都能做到處變不驚、鎮定自若,達到“不動心”的境界。也就是孟子曾經說過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這種精神力量表現在玄幻小說中,就成為了儒家學說的力量之源。

在《儒術》第一章中,作者就開宗明義指出:“這是一個讀書人的世界!這是一個思想是至高力量的百家爭鳴世界。”他的這一寫作思路也正好符合了了儒家經典《禮記·大學》中的一段教誨:“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簡而言之就是說,要想讓自己能夠做出更大的成就,就必須先擁有崇高的的思想和道德,而要想擁有崇高的思想,就必須下決定去認識這個世界。

穿越到天仁大陸的主角蘇林出身于一個較為尊貴的士族家庭,但是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后母又待他非常刻薄,因此,小說的開始就是他和后母的家庭權力爭奪,也暗合了《禮記·大學》中的“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而在儒家經典《論語》中,也把家庭和睦擺在了重要的位置上,主角的弟弟之所以能夠“開智”(小說中指通過對圣賢言論的理解獲得力量),就是因為他認知到了孔圣人所說的“孝悌之道”:

“娘親,這些年來,你是如何對待大哥和姐姐的,我都看在眼里。雖然大哥和姐姐不是你親生的,但是我一直覺得你這樣是不對的。我翻閱《論語》,孔圣曰‘弟子出則孝,入則悌’,心中有所觸動,尚還不甚明了。直到今日反復誦讀了陸學士對這句圣言的解釋,才恍然大悟。孝悌思想由心而發,方能沖開智竅。‘善事父母謂之孝,兄友弟恭謂之悌’。蘇林乃我同父異母之大哥,而我卻眼看其在母親你這么多年的虐待之下無動于衷,是為不悌,是我之過也!”

在《儒術》一書中,先賢的思想傳道潛移默化中影響了每一個人,即使弟弟蘇文只有直歲,也能夠通過思想的力量明辨是非,指責長輩的過錯。因為在這個世界里,力量本身就是思想的具象化外顯,擁有了崇高的思想,也就擁有了力量。

比如書中的角色“離玉”修習了《孟子》之后,領悟了一句名言“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并且對它有了自己獨到的理解:“取該取者,舍該舍者。”因此,她獲得了用亞圣的言論開智的資格,成為了孟子的后傳弟子。

而主角蘇林更是憑借著腦海中存在的那些詩詞文章和歷史掌故,在思想進境上一日千里。所以他的開智言論比離玉更高一層,乃是孔圣人的“君子不器”——

蘇林聞言,便知道這是孔子開始考校自己的道了,沉思片刻,便張口說道:“孔圣在上,學生蘇林乃是以孔圣‘君子不器’之言開智。領悟的乃是‘不器之道’,學生不愿意成為他人手中的‘器’,便要成為執器之人,走出自己的道來。”

“走在他人既定好的目標道路上的人是可悲的,有未來比沒有未來更加的糟糕。因為我感受不到快樂,失去了生命中追求的意義。即便真的獲得了他人期望達到的目標,我也是不快樂的,這并不是我人生的真諦。所以,我不愿意再當別人的“器”去完成別人的理想,我要遵循自己的意愿和目標,走自己的道。君子不器,而要成為執器的人,把握自己人生的方向,不被任何人左右和控制我的思想。這……便是我的不器之道!”

因此,本書不僅僅是一部普通的玄幻小說,更是一座用歷代先賢的思想文化搭建的圣殿,作者在寫作的過程中把那些儒家文化中最具思辨精神的哲言通過主角一一介紹給了讀者,并且還加上了作者自己的精辟理解,堪稱是一道思想的饕餮盛宴。

 

 

二、化天下之仇恨:“仁恕之道”與“華夷之辯”

 

 

作為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思想中最重要的部分當屬“仁”和“恕”,也就是儒家所說的“仁恕之道”。所謂“仁”就是盡自己最大的所能去愛別人、幫助別人;而“恕”則是說要尊重并理解他人。所以“仁恕之道”的核心,就是就是當你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愛別人的時候,你首先成為一個不會去傷害別人的人,懂得尊重別人,寬容別人的不足;然后通過自己的不斷的學習時間成長,讓自己足夠強大,更有能力去愛別人。

在《儒術》一書中,作者把儒家的這一理想主義的要求貫穿到了文字和情節當中,讓主角成為了一個秉承仁恕精神的君子。所以在閱讀本書的過程中,我們感受不到一般網絡玄幻小說中那種狂暴的“戾氣”,而是充滿了平和中庸的道理。

“子曰:‘君子之道,忠恕而已。’,縣令大人,他們既然殘害于我,理所應當,我必是記恨在心頭,無時無刻不想著報復。但是當真見到他們受到應有的責罰,身心受到更加慘重的報應時,我卻反倒于心不安。”

蘇林腦海中的無字天書募地突然有所感應,是被蘇林此時領悟到的“恕”人之道感應,閃現出“君子之道,忠恕而已”這《論語》中的八個大字。

主角蘇林在開智之后才得知,自己的后母竟然每天都在讓自己吃迷藥,以便蒙蔽靈智;而準岳父等人則是她的幫兇。真相大白以后,他卻并沒有像很多小說主角那樣把對方一腳踩得永遠無法翻身,反而出乎意料地選擇了原諒那些曾經加害過自己的人。

如果這樣的的情節出現其它網絡小說中,主角無疑會被很多讀者認為是“圣母癌”,但是在本書中,主角的做法卻正好符合了孔圣人倡導的仁恕之道,所以不但在思想境界上讓主角獲得了極大的提升,而且也讓他直接擁有了更多、更強大的“圣力”。

那么怎樣做才能達到“仁恕之道”的要求呢?孔子的弟子也問過這個問題。《論語》中記載:“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意思是說是:對于自己不喜歡的東西,不要要求別人接受;對于自己不想干的事情,也不要求別人去做,這就是孔子所說“仁恕之道”的一個具體體現。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儒家思想的精華,也是中華民族根深蒂固的信條,然而在現實中許多人都不能恪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信條,一切以個人利益為中心,只顧及自身的感受,而忽略了他人的感受。倘若自己所討厭的事物,硬推給他人,不僅會破壞與他人的關系,也會將事情弄得僵持而不可收拾。也就是說,人生在世除了關注自身的存在以外,還得關注他人的存在。

正如主角在小說中面對縣令大人所說的:

“因為他們的加害,我已然受到過一次傷害。如果再因為他們受到的報應,對他們的親人造成傷害,而讓我的心也覺得愧疚,我想這也并非是我想報復他們期盼的結果……形體上的刑法,卻反而會滋生他們對我更深的仇恨。所以,我選擇寬恕他們,請縣令大人成全!”

蘇林的智竅當中,思想光芒綻放,三磚圣力竟然如同沸水一般涌動,緩緩地組成了一個“恕”字。

不過孔子畢竟是兩千多年前的人物,他所講的“仁”和“恕”也有著自己的局限性。因此,蘇林在面對后母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最后仍然稟承自己的意志,直斥對方“最毒婦人心”,從而導致對方在獄中自縊身亡。

“本縣聽聞之前你當街訴責蘇劉氏的時候,以圣力法術寫下一首打油詩,直斥‘最毒婦人心’。便是這一句讓蘇劉氏失心瘋,在牢獄當中自縊身亡。但是蘇林你可知曉,你這一句‘最毒婦人心’罵的卻不止是蘇劉氏,而是將整個天下的婦人都牽連了進去啊!”

孔子的“仁”和“恕”,也僅僅針對中原地區生活的人,而并不包括周邊的夷狄等外族。在孔子編訂的《春秋》一書中,他指出了華夏民族和外族的區別:“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也就是說,在儒家文化中,華夏禮儀的有無,是區別華夏和夷狄的標準。

孔子一生中十分關注華夏民族和夷狄外族的區分,比如說他評價春秋時代的名臣管仲時說,“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發左衽矣”,說的是管仲輔佐齊桓公成功抵御了當時某些北方民族對中原地區的侵擾,保護了中原地區的周王室與諸侯國。而這一偉大成績的集中體現就是,如果沒有管仲,我們這些中原人都要穿外族的衣冠,施行外族的禮儀了。

在《儒術》一書中,天仁大陸上除了奉行儒家禮儀的九個國家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妖族”國家,以及現實投射在另一個世界里的蠻夷狄戎民族。小說中的孔圣人用他的“圣力”凝聚出了一座萬里長城,把這些威脅人類生存的異族阻擋在了人族國家之外,讓各國獲得了休養生息的機會。但是由于一代君秦始皇的破壞,圣力長城也出現了縫隙,所以主角所處的時代里,人族和異族的主題也仍然是時代的主題。

那么對于這些異族是不是也適用孔子所說的“仁恕之道”呢?本書作者端木賜的答案是:要。盡管主角和他的伙伴們也曾經經歷過與妖族、蠻夷之間的慘烈戰斗,但是在主角的眼里,只要這些異族人能夠尊重華夏民族的禮儀文化,可以接受儒家文化的熏陶,那么他們就可以被視作是真正的華夏子民。反之,那些華夏人中所出的奸臣和敗類,即使表面上奉行儒學,但實際上早就跟妖獸沒有區別了。

那么小說中的蘇林又是用什么方式來化解人族和妖族、蠻夷之間的仇恨的呢?作者端木賜借用蘇林“妖蠻”策論之機,全面闡述了他的“九化”思想:

 

此時的蘇林,手中的文寶毛筆微微懸空,思想和圣力傾注進入,憋著最后的一口氣,穩了穩雙手,微微往上提半分,就再度橫掃下去,大筆揮毫,一連寫出了九個“化”字,而且每寫出一個化字,蘇林還將自己對這個化的解釋思想凝聚在筆尖方寸。

 

“化,是教化。這是針對妖蠻的總體方針,如同圣人孔子一樣,從根本上用思想去教化妖蠻。

化,是開化。用我們人族的文明,去將妖蠻從原始的狀態帶出來,對他們進行開化。

化,是轉化。轉化我們人族上至半圣,下到百姓對妖蠻的看法。只有人族和妖蠻同時改變觀念,才能夠有新的開始。

化,是淡化。要淡化人族和妖蠻之間的世代仇恨,若是被我仇恨蒙蔽了雙眼,再強大的仁義教化也是徒勞無功的。

化,是分化。妖蠻不是一塵不變的,各族都有其不同的特點。所以要有針對的將妖蠻分化,不同類型的妖蠻,采取不同的措施。

化,是感化。通過分化,將妖蠻分而化之,其中一部分妖蠻,要感化他們,讓他們不再和人族敵對,能夠真正做到互通有無,和平相處。

化,是同化。通過分化,將蠻族分而化之。其中一部分妖族,和人族差距不大,我們便要同化他們,就仿若孔子居九夷那般。

化,是弱化。通過分化,將蠻族分而化之,實力太過于強大的妖蠻,便要弱化他們的實力。實力往往是欲望和邪念支撐。

化,是凈化。通過分化,將蠻族分而化之,若是再有冥頑不靈的妖族,頑固不化,那就用絕對的圣道力量,將他們徹底地凈化。”

九個“化”字,每一個“化”字所蘊含的深意和政策都是不盡相同卻互相有聯系的。

教化、開化、轉化、淡化、分化、感化、同化、弱化、凈化,九種“化”從各種角度,各個方面,將“化”的含義思想闡述得淋漓盡致。

蘇林每落筆寫出一個化字,面前的圣器九鼎就轟鳴一聲。被舉起一尊。幾乎是于此同時,府衙外的九鼎也被牽動舉了起來,以至于,圣殿的圣器九鼎,也同步被舉了起來。

作者在小說中表達出的正是歷史上儒家思想文化中對待夷狄外族所采用的最佳方式,即孔子在《春秋》中所說的總原則:“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中國入夷狄,則夷狄之。”華夏民族和夷狄民族是可以相互轉“化”的。

《儒術》中蘇林對“化”思想的精彩體悟,以這個精髓進行酣暢淋漓的演繹:

他的智海當中,三種思想,還在演化和思考著他方才寫出來的“化”字。

“化,其實也不止九種含義。只不過以我的實力和領悟,思想不足以再多列舉了。但是可想而知,若是有人能夠得到‘化’這個圣字,必然會擁有種種神奇的思想和力量,甚至不弱于鎮國的九字。”

蘇林的智海當中,思想堅冰在海面上漸漸凝結成為那九個化字的詞組。教化、開化、轉化、淡化、分化、感化、同化、弱化、凈化……

九個詞組最后卻緩緩地聚攏在一起,紋理交錯,竟然合九為一,成為了“文化”二字。

與通常網絡文學的“爽點”不一樣的是,當蘇林“思想之所至,便無所不能”,讓我們期待他能一鼓作氣寫出這第十個“化”時,作者端木賜卻突然踩了急剎車:“‘這個“文化”難道便是我怎么也寫不出來的第十個化么?’蘇林一笑置之,便也不再去深究文化二字了。因為他已然覺得自己的思想有些乏力,今日考了三場府試,每一場都驚心動魄,竭盡他的才思。饒是蘇林有三種不同的思維方式,也難以抵擋住如此巨大的消耗。”這讓人出乎意料之外。

 

 

三、從“抄詩”到“以思想為力量”:獨辟蹊徑的傳統文化“傳承”方式

 

 

文科生穿越到另一個時空之后通過化用前人詩詞文章的方式來成名,是網絡穿越小說中的常見橋段,也是很多作品的“爽點”所在。

早在2004年,經典網絡歷史小說《新宋》中就讓主角石越通過抄來的詩詞成就了“石九變”之名,并且上達天聽,為他后來進入朝堂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但是我們只要仔細想一下就知道,詩詞并不是你想抄、想抄就能抄的。歷朝歷代以降,漢語的音韻、詩文格式均有相當大的變化,像在漢魏六朝大抄宋詞元曲、在唐宋元明大唱現代流行的古風歌,那是一定會出大問題的。

另一方面,即使主角能夠用抄來的詩詞獲得社會地位,也可能瞞不了太久。因為古代文人有著無數大大小小的筆會、文會,而這些活動的主題又不是提前確定的,有時候還要限制用韻。如果到了指定題目自由創作的時候,即使主角能夠過目不忘,把古今著名的詩詞全都背過,也不可能全部符合活動的氛圍和風格。

另一部穿越名作《宰執天下》中也有近似于“抄詩”的情節:韓岡曾在墻上題馬致遠的《天凈沙·秋思》,但即便將之勉強改成六言詩的形式,在時人眼中也終究是不倫不類。于是韓岡徹底放棄了做文抄公的念頭,專心去搞自然科學。

在《儒術》一書中,借用古代的詩詞文章本身并不難,因為在主角腦海中有一本儲存各類文字的“無字天書”。但是怎樣能夠把這些詩詞文章在合適的場合寫出來,并且做出讓所有人都不懷疑的解釋,就不那么容易了。

心中有一股氣息醞釀著,蘇林想要將那一句“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給補全成詩,用自己的語境和思想含義,賦予全新的內容和意義。不過可惜的是,抄詩和寫詩是截然不同的。有了無字天書,蘇林可以快速查找詩詞,只要領悟到其中的思想,就足以落筆抄出,化作思想力量。但是,現在蘇林要自己寫詩,即便只是在張英的兩句基礎上添上兩句,將“千里家書只為墻,讓他三尺又何妨。”替換成屬于自己思想的原創詩句,這可比抄詩難千百倍。

主角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抄詩”出現在第五十七章,面對古代半圣范杞梁和妖族圣女孟姜女的情欲糾葛,面對亞圣孟子曾經的憤怒,主角蘇林沉浸在了范杞梁的角色中無法自拔,這樣的情境終于催生出了至情至性的千古名篇《雁丘詞》: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在本書中,“抄詩”并不僅僅局限于讓主角達到成名目的,更重要的是,詩詞本身就是一種思想和力量的載體。比如說這首《雁丘詞》,頌詠的是大雁殉情的熾烈愛情,正好和孟姜女為范杞梁最后殉情的場景契合了起來。詞的開篇直接從“世間”落筆,敢問情是何物?沒有鋪墊也沒有解釋,自問自答,情至極處,體現了主角極致的深情。

作者在小說中使用古人詩詞的時候,最注重的一點就是深刻理解這一作品中所蘊含的思想本質,并且在最能激發讀者情緒的情境之中拿出來使用。只有這樣,才能讓那些千古絕唱真正為人所用。

比如說主角在考場上,為了能夠對抗寫出了“滔天戰意”的對手作品,深刻領悟到了“戰爭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戰”。所以他才能夠順理成章地把唐朝詩人王翰的《涼州詞》化用到了這一情境之中,并且憑借這首詩一舉戰勝了對手:

“戰!蠻族人為了掠奪我們人族的財富,擠壓我們的生存空間,不斷地發起戰爭……而我們人族呢?是為了保護,為了生存……我們的戰……最終的目的是為了……是為了不戰!”

就在這沙場之上,來一通酩酊大醉吧!只有醉了,才能夠忘記明日依舊要出生入死,也只有醉了,才可以對著那刀槍、鮮血和死亡狂妄地戲謔一番,才能夠忘記那背井離鄉、遠離親人的愁思和哀傷……

無論是詩詞還是文章,如果只是拿來就用,就會充滿了斧鑿痕跡,有時候還會不小心穿幫。但是如果像本書作者這樣,讓詩詞文章永遠出現在最合適的場合,就能達到最能打動人的效果,也暗合了作者寫作本書時傳承傳統文化的目的:詩詞可以顯像,字畫能夠化真,每一幅詩詞,唯有理解了背后的思想,才能真正獲得“至高力量”。

比如“第三百零五章 柳汁作詩”和“第三百零六章 二月春風似剪刀”,在抄用盛唐詩人賀知章的《詠柳》時,最鮮明地體現了作者端木賜的這種“創作觀念”:

“《詠柳》!好一個詠柳啊?表面上贊頌的柳樹,實際上,卻是在表達對春天生機思想的推崇……”

貴德府院的院首方正業也忍不住直接走到了黃河岸邊,激動得雙手顫抖地說道,“思想!這是真正的用思想作畫作詩,然后更是用思想引起了共鳴,這是引起了自然的共鳴啊!生機力量,數十里的生機思想力量,匯聚在一起,便是這春風剪刀啊……”

 

 

四、從“文抄流”到“文解流”:揭開網絡小說“傳統文化傳承”新篇章

 

 

2017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這一代表了黨和國家復興傳統文化決心的綱領性文件明確指出:隨著我國經濟社會深刻變革、對外開放日益擴大、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快速發展,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更加頻繁,迫切需要深化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重要性的認識,進一步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迫切需要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價值內涵,進一步激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生機與活力;迫切需要加強政策支持,著力構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體系。

儒家經典著作《易經》中對“文化”一詞有過一段經典的解釋: “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也就是說,古代先賢把觀察天地間的運行規律,了解氣候周而復始的運轉,以及體察民意民意,然后制定合適的政策措施來教化、統治百姓,作為一個國家統治者最重要的事情。

我們現代所說的“文化”和古人所理解的“人文化成”一句有所不同,但是也有緊密的聯系,從廣義上是指人類在社會歷史實踐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因為只有我們人類才會有文化的概念,所以它是獨屬于我們人類所有的。

根據英國人類學家愛德華·泰勒的定義,文化是“包括知識、信仰、藝術、法律、道德、風俗以及作為一個社會成員所獲得的能力與習慣的復雜整體”。其核心是作為精神產品的各種知識。所以我們通常所說的傳統文化,既包括從古代傳承至今的制度與文化遺產,也包括人文藝術精華、信仰與道德準則。

在漫長的中華文明歷史上,如果說有哪一種文化可以概括其最基本、最主流的內核,那么毫無疑問當屬孔子在春秋時代開創,被漢武帝定位為中國歷代基本意識形態的儒家文化了。在兩千多年的中華文明史上,除了極少數亂世以外,儒家文化都可以稱得上是中華文化最重要的根基和對外顯化。

2014924,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國際儒學聯合會第五屆會員大會開幕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孔子創立的儒家學說以及在此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儒家思想,對中華文明產生了深刻影響,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儒家思想同中華民族形成和發展過程中所產生的其他思想文化一道,記載了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在建設家園的奮斗中開展的精神活動、進行的理性思維、創造的文化成果,反映了中華民族的精神追求,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重要滋養。”

中華傳統美德是中華傳統文化最重要的精髓之一,特別是在儒家文化中倡導和形成的一整套基本道德規范,是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例如,“仁者愛人”的仁愛觀、“見利思義”的義利觀、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忠恕之道、“約之以禮”的道德情懷、以及 “吾日三省吾身”“見賢思齊”的修身之道等都是值得所有公民深入學習領會的思想資源。

在我們這個時代里,重新發掘傳統文化中的優良菁華,特別是從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中汲取營養價值,已經是黨和國家的重要共識。而通過網絡小說這一大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宣傳、弘揚儒家文化,則是一大創舉。因此從這個意義說,端木賜寫作的《儒術》一書也就擁有了珍貴的文化價值。

有趣的是,本書作者端木賜的筆名就帶有向先賢致敬的意味,因為歷史的“端木賜”正是孔子最著名的的弟子之一,也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子貢。他在“孔門十哲”中以言語聞名,利口巧辭,善于雄辯著稱,幫助老師做成了許許多多的大事。作者以他的名字為筆名,大概也蘊含了以子貢為榜樣,用自己的作品弘揚傳統文化的目的。

在《儒術》一書中,不但融入化用了大量古代流傳至今的的詩詞歌賦和文章,更直接引用了許多孔子、孟子等儒家先賢的經典言論,更通過一些歷史人物的作為,講述了作者對歷史文化的獨到理解。比如說在講述戰國時代縱橫家蘇秦的故事時,作者就發出了如下感慨:

“大才啊!之前我雖然也有聽過縱橫家蘇秦的知大局,善揣摩,通辯辭,會機變,全智勇,長謀略,能決斷。但是今日,切身從蘇秦計得南國的這個祖訓典故當中,才是真正地被震撼到了!老祖宗蘇秦實在是太厲害啊!”

在小說中,作者充分表達了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和自己作為網絡小說作家對傳承發展傳統文化的責任感。不過作者也并不是不加琢磨、不加批判地一味吸收傳統文化要素,而是運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其進行深入地思考和辨析之后再吸收揚棄,對那些傳統文化中的糟粕,就毫不留情地淘洗揚棄掉。比如當主角蘇林進入《二十四孝圖》的世界時,就對其所表達的“愚孝”思想十分憤怒:

蘇林身處上古圣皇虞舜的“孝感動天”幻境當中,經歷了虞舜被父親瞽瞍謀殺的悲慘,自然心頭都是憤憤不平的念頭。

蘇林的胸口便立刻怒氣狂涌了出來,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的父親啊?面對這樣的父親,還讓人如何行使孝道啊?這樣的孝道,不是逼著自己去死么?這樣的孝道,簡直就是愚孝!沒錯,就是愚孝,愚孝是不可取的。

正如本書作者所領悟的那樣,當發現傳統文化中的文化思想不再適合當代社會時,就必須對其進行改造,使其能夠真正達到教育人的目的。

不可否認,“文抄流”在當代網絡文學中一直是股重要的“爽點”大潮流。但是,追求“有深度和陌生度的知識性”并且具有反思性和批判性的讀者正在成長起來,“倒逼”網文的“爽點”從“抄襲者發財”,到如何重新詮解和運用這種“思想和知識的財富”——也就是說,簡單的抄詩抄詞抄知識,仍然會是“小爽點”之一。

正如《儒術》一書所做的那樣,網絡文學中真正的“大爽點”已經開始轉移到對這種知識的重釋、重譯、重述和重塑,甚至是對整個知識、思想和智慧體系的重構,以幫助我們獲得更多的對歷史、對現實和對未來的洞察力、預判力和行動力。因此,我們也強烈期盼在將來能夠出現更多這樣可以詮釋傳統文化價值和意義的經典作品,揭開網絡文學在傳統文化傳承中的嶄新篇章。

 

 

  庸:中國青年智庫論壇執行秘書長

安迪斯晨風:知名網絡文學評論家,知書網創始人

www.pkwue.tw 版權所有 ? 2012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烏山西路11號(福建省文聯大樓) 郵編:350025 電話:0591-83704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閩ICP備19001555號-1 閩公網安備 35010202000555號

本站文章、圖片、視頻所屬版權歸福建文藝網所有,未經同意不得擅自轉載。

快乐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九亿娱乐手机端 过年的时候卖什么赚钱 篮球赛 时时彩万能6码对应 内蒙古快3彩乐乐 新寻仙新手怎么赚钱攻略 抢庄牛牛游戏斗牛牛 火龙果计划app 欢乐捕鱼人攻略 网站骰宝游戏怎么做假